前妻你不乖心疗——我的心灵解放之路(一)-心疗


心疗——我的心灵解放之路(一)-心疗
点击阅读:心疗——我的癌症康复之路
接触心疗,是因为痛经,之前,曾在心疗的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分享了这段最初的经历(见:照亮生命的那道光)。
就在分享文章的那个月,痛经的情况跟之前相比,有些起头四会家园网。
原先整个过程虽然隐痛还在猿飞菖蒲,但总有半天,或整个晚上一点都不痛的情况发生。那次却一直持续,虽说在耐受范围,不免有些烦躁。
坐下来,静静观察内心,发现有细细的恐惧,去跟它在一起的时候,又若有若无。
心疗了一会,痛还是持续,发现自己带有无法遏制的欲望,就是想通过心疗去除痛苦。
有这个欲望在,心就无法真正放松。
但是一时半会也去除不了这欲望,毕竟身体的不舒服是那么真切,不由自主地就会去关注它。
第二天,我就采用了另外一种方法,不去尝试“在一起”、“融入”啊之类,既然欲望在,那就简单化,越复杂,欲望越容易掺杂其中,只是对着胸口说“放松”。
安静下来就说,想起来就说,相当于不时提醒自己而已。
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只要注意到这个不舒服,心就在上面停留,那心,一定是紧缩的状态,所以就只是放松。
做了一天下来,忽然有了新发现,痛居然可以成为一个单独的东西,痛还是痛,可是心可以放松,这种情况下,痛变得更加可以耐受。
一旦发现痛和心可以分开,我大有信心。
虽然这一天,痛也一直在持续,但是已经不烦躁,人也比较轻松。
我知道,痛经这个问题,到此可以告一段落了。
以前很强烈地希望它能完全好,一段时间的心疗,虽然让它大为缓解,但终究留了一点小尾巴。
就算它已经缓解,就算我已经耐受,可是遇到重大事件或活动,还是希望可以避开生理期,就说明,我对它的恐惧并没有完全清理掉。
我是那种吃不了任何苦,受不了任何痛的人,一点点痛都会让我觉得了无生趣,对于我这样的人,身体的挂碍是很大的。
不过,现在有方法去应付这点小尾巴了,相比以前,恐惧少很多。
随后的日子,痛经一直处于这种差不多的状态。
本来以为,有了新体会,那点小尾巴很快会消除,但没有发生。慢慢地,我放弃了这种希望。
以前还想过,等我完全不痛了,再写一篇分享,这个状况一直没有发生,慢慢地,我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痛经的问题还是在不经意之间,再一次迎来了新的转折,后续会分享到。
非常感谢公众号平台上,大家分享的心疗实践,对我来说,毛毛的三篇心疗日记对我颇有影响,看的时候在流泪,非常受触动,决心要真正去落实心疗。
也发现自己内在的恐惧非常深重,只有真正去融化那些隐藏的恐惧,心灵才能得到自由。
既然一时之间,我无法破除身体上的疼痛带来的恐惧,那么我就去找其他方面的恐惧。
随后一段时间的心疗,就在这些方面用功,同时也开始记录心疗笔记。
在此,同大家分享这段心疗之路,也是我的心灵解放之路。
2018.3.02
我开始找恐惧。
我很怕黑,晚上一个人睡觉时,不敢关灯,得开个小夜灯。
若家里没人,其他房间的灯,也得一并开着。
为了练习,我首先把门厅的小灯关掉,这样夜里起来,去卫生间的时候,就得经历一段黑乎乎的过程。
我会在那段时间里逗留一下,停下脚步,让恐惧升起,看着恐惧。
后来觉得这种方式太温和,我就在深夜12点,家人都睡觉后,轻轻出房门,呆在厨房。
厨房的窗户对着过道,深夜没有人走路,过道的灯不亮,深夜的厨房一团漆黑。
呆在彻底的黑暗里吴澋滔,我的心砰砰地跳菜菜卡盟,似要跳出胸腔。
我的一只手忍不住搭上电灯开关,我知道,只要手指轻轻一动,令人恐惧的黑暗就消失了。
就在手指要按下去的一刻,我问自己:你要彻底面对恐惧,还是临阵脱逃?
手指终究没动,我静静地站在黑暗里,任凭头脑里各种想象肆虐:可怕的怪物,红眼睛的鬼,哧溜、哧溜游动的蛇……
已经无法跟恐惧在一起,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心跳,我跟心跳在一起,我允许自己被它们伤害,允许自己被它们吃掉。
慢慢地,心平静许多,才打开灯。
这样的练习做了几次后,情况好很多。
2018.3.12
经过在厨房的练习,我想到了阁楼。
我家有个阁楼,窗户被木板挡住,比厨房更黑,伸手不见五指。
最关键的是,我曾经在阁楼有过不好的经历,始终无法忘记,历历在目。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省一点返利网。
我要忙自己的事情,豆豆(我女儿)那时才3岁左右,我怕孩子打扰,就在晚饭后,一个人上了阁楼。
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我在台灯下聚精会神地看书。
忽然,感觉背后有个东西靠过来,一步步向我走近,我后面脖子那里的汗毛瞬间竖起,我吓得不行,赶紧起身,打开了大灯,那种靠近的感觉消失了。
从小听鬼神故事,看聊斋志异,所以这种经历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从此以后,我一个人在阁楼,都要打开亮亮的灯。
这次打算去阁楼,想法一出来,就有些紧张前妻你不乖。
等到站在阁楼那个房门口时,那次的体验就浮上心头,门还没打开,心就开始狂跳。
我不得不停下来,对着狂跳的心说“放松,放松,放松……”
站了好一会,才轻轻推开门,一步步走进去,直到完全进入黑暗,但是手拉着门把手,不敢关门。
心又开始狂跳,还是问自己,你要彻底面对恐惧,还是临阵脱逃?
问题问出的瞬间,手一松,一推,房门彻底关上,完全剩我一个人。
那个恐惧啊,真的是,铺天盖地,曾经有东西靠近的感觉,让我觉得整个房间都是鬼,都在那里看着我,靠近我……
腿发软,真的就想扭头就跑,面对恐惧的感觉让人如此难受。
可是,难道我一辈子要被束缚在那种感觉里吗?
还是按照最初在黑暗中的练习方法,在里面呆了一会,心跳缓下来后,才开门出去。
之后又接着几天去释放,然后开始坐到跟若干年前,毛骨悚然那次,相同的位子上。
天啊,一坐到一模一样的位子上,平缓一些的心,又开始狂跳。
我在头脑里回想那次情景,真的感觉到,后面有东西来了,啊,真想跑掉,可是,我死死地不动,死死地不动,释放。
那些各种各样看过的恐惧的画面、影像——红红的眼睛,黑黑的手,甚至还有满地的蛇,有的都爬到我身上……自动在脑中放映,令人恐惧得头皮发麻。
“放松,放松,放松……”慢慢地,再次平缓下来。
练习好几次之后,也好转很多。
从刚开始的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到可以释放恐惧了的小欢喜,心逐步放松下来。
2018.3.27
经过这么多天在厨房和阁楼的练习,对黑暗的恐惧在家里已经找不到太大感觉了,我开始找其他恐惧,我最害怕的,除了黑暗,就是蛇了。
对蛇的恐惧,那真的是根深蒂固,哪怕不小心看到,小人书上那种画的很假,或卡通的蛇,都会“啊”一声尖叫,书扔出老远。
开始心疗后,我找了一些逼真的蛇的图片来看,刚开始,根本不敢看,跟那种害怕在一起,慢慢地,敢看一些了,也尝试用手去摸一摸。
再后来,买了条玩具蛇,灰色带白点,那是我最害怕的颜色,家人都不怕,就我怕的要命,他们把玩具蛇扔到我身上,我尖叫,整个身体都会僵掉。
我就把玩具蛇放电脑边,天天看,慢慢过渡到摸一摸,从摸它的尾巴开始,到摸身体,摸头,摸舌头。
在蛇的例子上,我循序渐进,释放了不少恐惧。
恐惧的时候,专注心是最强的,形成是最快的。
2018.4.05
晚上跟豆豆去逛了公园,那里有棵大树,豆豆叫它“树伯伯”,我们隔一阵子,就会去看看它,跟它打招呼,抱一下它。
在去公园的路上,发现了一个释放恐惧的方法,其实早就在这么做了,就是闭眼走路。
这个练习源于和豆豆的游戏,从她小时候开始,我们就经常这样玩——我闭上眼睛,她做我的小眼睛,领着我走路。
即使知道,她会很好地领着我,不会让我摔跤,但很奇怪,闭眼走路,就是会害怕,每迈出一步,好似面前有堵墙似的困难,我会偷偷睁眼睛。
心疗后发现,这其实是释放恐惧很好的方法,我就不睁眼睛了,默默地和恐惧在一起。
2018.4.20
4月份,心疗的重点是在家庭关系和对以往情绪的释放上面,一些琐琐碎碎的,就没记录。
婆媳关系是一般家庭的薄弱点,我的婆媳关系表面看着不错,从不和婆婆起冲突。
但并不表示我没有情绪,事实上,在婆媳关系上,我积累了很多情绪。
家庭琐事真的是太琐碎了,已经回想不起来。
这个月婆婆来小住,以往并不真心乐意,毕竟老年人跟我们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理念相差太多,而且婆婆是那种控制欲很强的人,又很焦虑,没有人喜欢跟这种人相处。
现在心疗了,听到婆婆要来,挺开心,有机会释放情绪了。
今天看到婆婆吃早饭时,把烧饼直接放桌上,心里反感,烧饼原来放碗里的,你为何要放桌上呢?饼也脏,桌子也弄脏,还要擦桌子。
我开口说,还是放碗里吧。婆婆回说,有什么关系呢?
我说,那你还要擦桌子,不是又增加事情了吗?婆婆没说话。
过会,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没有及时发现抵触情绪,明明是你自己看不惯人家举动,饼没给你吃,人家擦桌子,没叫你擦,碍你啥事?
每个人的习惯不同,你非得去控制,要别人来按照你的思路、你的习惯去生活,去做事。
而且还为这个控制,金元萱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头脑的思维真的很活跃。
我觉得婆婆控制欲强,原来我也不差呀。
下午专门找了时间,去回想当时的抵触,融化抵触。
2018.4.29
今天,较以前,觉察仔细一些许云上。
豆豆爸爸叫我在支付宝上,付水电煤。
他老说我把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推给他做,他也如此,支付宝上付款的事情他不喜欢做,就推给我。
他说了一遍,我说“好”。他看我半天没动,又说。
我正想开口反驳,忽然发现了内心的抵触,抱怨的话到嘴边,变成了“好的”。
还发现一个心理活动。
豆豆爸爸早上出去跑步,回来洗澡后的衣服,扔在卫生间地上。
我刚坐下来想学习下心疗文章,想起那些衣服,就想去拿起来,放进洗衣机。
现在婆婆也在,省得她看了难受,免不了要去收拾。
接着,却出来一个念头——那是她儿子弄的,没关系。
这个念头让我吃惊。
言外之意即是:她儿子弄的,没关系,我弄的,有关系,要收拾好。
说明我这个想收拾好的动机里面,夹杂了其他,比如,我会担心,她对我不高兴,对我有意见。
静萍说的太对了,内心有了觉受,才会有念头,我有了担心,才起这些念头。
为何担心?因为这个自我习惯性地维护自己,害怕自己让人不高兴,要维系一个好媳妇的角色。
总而言之,要塑造一个通情达理,贤惠智慧的高大上形象。
这个我,多么虚情假意啊,很多时候,看着是为他人着想,其实根子是为自己,变色龙似的,擅长伪装。
在婆婆的问题上,还发生了一件令我比较激动的事情。
前一阵给婆婆听了静萍的音频,她表示认同,今天却在无意中得知,婆婆在豆豆爸爸面前,居然嘲笑我相信心疗。
那颗心顿时想跳起来,这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能这样呢,最初也是她问了我几次,我才给她听的……
内心的气愤、委屈、鄙视……接连而来。
还好,闭住了嘴,看着心翻滚,煎熬,释放情绪。
过一会,平静些了,然后想到,一切都是被动的,她之前在我面前的认同是被动的,之后的嘲笑也由不得她自己。
这个想法出来,心彻底释然了。
其实,家人越离谱,越有益心疗,分分钟都是大好机会。
2018.5.7
前天晚上看一个恐怖片,实在太恐怖了。
后来回想,为何会那么恐怖呢?
一个原因是看的时候没有及时释放,另外一个原因是带着豆豆也跟着一起看。
这几天为了豆豆拖拉功课,而无法自控,所以重点释放这件事情。
想象她拖拉功课,还有成绩暴差,一遍一遍回想她拿回来满是叉叉卷子的情景,一遍一遍回想叫她读英语时,支支吾吾读不出来的情景。
这一阵基本是早上和睡觉前专门花时间心疗。
静萍:
看个电影这个事情,你确实不能给孩子看,她没到那程度,千万不能。
恐惧这块释放要慢慢来,你不能一下到那个程度。
你到你家厨房、楼上啊,释放怕黑,我觉得这个是可以,就是你要内心慢慢承受,慢慢地,一点一点地。
比如你看的电影,那个情节已经很火爆了,你就停止,因为那个情节已经在你心里有记忆了,你把它调出来就可以,然后反复地释放,下面就不要看。
然后明天、后天,或过段时间,感觉你的专注心增强了,再去看。
逐步来,不要一下子就进去,掉进去,你整个就没办法做心疗了,完全被它带动了。
2018.5.17
连着几天没有做笔记了,还是要继续记,没有记录的那几天,专门做心疗的时间也少了。
我目前这样的情况还是要专门抽时间来做,感觉以往的东西还有很多。
今早听婆婆说,她过两个月要回去了,她女儿的女儿的女儿抓周。
我一听,本能地反感,抓什么周,要回去。再说不都嫁出去了,由男方来办。后续的对话就不啰嗦记了。
我为何会对这个事情反感呢?照理,跟我没有关系。
不想婆婆回去?不是。
虽然觉得,婆婆在我这里挺好,我跟她的相处越来越自然。
但是她要回去,也挺好,起码我可以自由很多,毕竟要顾及她的感受,生活作息要尽量不打扰到她。
后来找到原因了,反感起因还是因为豆豆的姑姑。
婆婆生育一子一女,乡下都重男轻女,可是在婆婆家,却像是重女轻男。
本来乡下惯例,房子都要留给儿子的,祖产啊,但在他们家,却要给女儿。
老人由我们赡养,出钱的时候只有儿子的份,分房子的时候却来了女儿,而且平时这个女儿还一直沾父母的光乡土药神。
虽然房子的事情,中间有曲折,但当我们提出要求时,他们说的很难听,以前的不计较,最后反倒成了自己的不是。
所以很长时间里,我对此耿耿于怀,内心有委屈、不平黎美娴近照,他们把我当傻瓜一样,以为我没意见,我真想把不满毫无顾忌地发泄出来,让他们知道。
婆婆要知道了,相信她在我这,再也住不下去,以后也不会再来。
本来就是她偏心,加上有私心,想抓着女儿来养老,结果女儿不争气,靠不上。
豆豆姑姑他们也会不舒服。
因为我不舒服黄蕾蕾,所以得让他们不舒服。
一直以为自己还算宽容,原来不是,原来我是睚眦必报的一个人。
要不是心疗,我哪能把自己看得那么清楚,看清楚了自己,也就不容易抱怨他人。
所以,再有情绪,也不能发泄出来,本来就是自己的问题,加上内心有那些东西在,就不能开口,带着情绪做不好事情。
这件事情,说到底,是对于钱财的执着和不舍,所以就针对钱的执着、心痛美辰香醒,进行了释放。
以前心疗,也针对这件事情进行过释放,想起来没感觉了,而且对豆豆姑姑也理解了,原谅了,就以为自己跨过了那一关。
今早的反感让我发现,其实那个根还在。
2018.5.19
我是个强势的人,所以这几天在家里执行“好好好”和“对不起”,无论何时何事,只能说这两句。
心难受啊,不乐意啊,明明你说的不合理,明明我的意见更明智,明明……
切断,只是观察心的反应,心里有任何波动,闭着嘴,不去解释,不去埋怨快克杀手,让心去折腾,释放难受,释放抗拒,释放不满,过会,它自己消停下来……
真是个很有趣的事情,没我任何事,只要旁观就好。
效果还挺好,豆豆爸爸也会向我认错了,他那个牛脾气,就会象头牛一样,跟我顶真,从不肯低头。
我一直要他改变,他从未改变,却在那短短的两句话里,改变了。真的是,一切的错,都是我的错。
静萍:
对每一个人都要打开自己,特别是对不相信的人,你不喜欢的人,去彻底地相信他,彻底地喜欢他。
这个是最牛的方法。
你越不相信那个人,你越要完全敞开佟承畴,你就发现,你会内心恐惧。
然后你就去释放,这个你不相信的人,以后可能会完全转过来,是你最相信的人。
你已经释放了他对你的伤害,他就不会伤害你了。
你所谓的不相信他,是因为过去他曾经给你带来伤害的记忆。
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我们家那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我们给了她钥匙,一般她来的时候,我都在家,有时候我会出去。
有次,她来了,我正好要出去,出去刚好发现有东西没带,就回去,开门,发现阿姨把门反锁了。
当时我就呆掉了,不知道她在家里搞什么名堂。
经常听到一些消息,说保姆偷钱啊,或者家里偷些小东西,你发现不了,不在意的。
我就开始敲门,她开门,脸红红的,我发觉这个人不对。
当时想,我不能发火,我要宽恕这件事情巴勒斯坦毒蝎,但还是一直对她有戒心,毕竟发生过这个事情,心里还不能完全释然。
后来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我差点想把这个人解雇了。
后来我想,在这个人的问题上,一定要破除这个障碍,我就不断、不断地释放,现在我一点都不担心她。
而且我还对她特别好,我给她的钱都比别人家要多一点,一到过年,我还多给她一个月工资。
她很感激我,每次回老家,都给我带点他们老家特产。
所以说信任是相互的,你觉得最不相信的人,你相信她以后,她就没办法去做伤害你的事了。
2018.5.20
晚上8点,继续在阁楼上释放对黑暗的恐惧。
只是现在坐在黑暗里,也不怕了,怎么办呢?要不来回想一下以往的经历?
正这样想着,忽然看见漆黑中出现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凭空在办公桌上方出现,恐惧一下子上来,这是啥东西呀?太恐怖了。
仔细看了下,发现是放桌上的手机,过几秒钟自己闪一下的那种非常微弱的光,投射到台灯的灯罩上,因为光线微弱,无法反射整个灯罩,只能反射灯罩的一个面,就出现了长方形,带点不规则的形象。
虽然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江得胜,但是它出现,还是让我恐惧,那个形象有点像僵尸脸。
恐惧一次次上来,我一次次去静静地跟它在一起。
就对着那个长方形,释放了20分钟,好多了,才下楼。
太棒了,送上门来的恐惧。
在释放过程中,还有一个体会。
如果我头脑中出现很多怪物、蛇在我四周的时候,我用允许一切发生的方法,能很快放松下来。
2018.5.23
我忙着打字和释放情绪,豆豆问我,尺在哪里,我以为她说的是一把旧尺,回答不知道。
我就打算弄豆豆睡觉,时间也不早了,结果看到她还在找尺,就问找什么样的尺?这才知道她要找的是新买的那套,那套被我收起来了,我就拿给她了。
豆豆爸爸就指责我专心于自己的事情,对他们的询问是敷衍。
被豆豆爸爸这么一撩拨,火气上来了。
你看不到我的改变就算了,还吹毛求疵,搞得我一点个人的时间都没有,百分之分的精力都要花在你们身上才算完吗?可我不是为你们而活的,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哪……
知道气来了,没能忍住,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的信条。
说了几句后,总算管住自己,不再开口,那颗心还是不愿意,它还是气,就想闹腾,就想吵架,觉得憋屈的慌。
不行兽餐2,就是不能说了,说什么都是错的。
带豆豆去睡觉,释放这个事情。
这些记录是心疗完了,才来补记的,看他们都睡觉了,再来开电脑,感觉事情比较多,要记下来,不然忘记了。
写到这里,心里完全平静了。
之前看群友说,记笔记是一种释放,没有体会到,今天却有这种感觉了,去回想这个过程,去面对自心的波动,果然也是一种释放。
图 | 来源于网络
更多精彩
愿你拥有被爱照亮的生命——心疗日记(一)
愿你拥有被爱照亮的生命——心疗日记(二)
愿你拥有被爱照亮的生命——心疗日记(三)
孩子生病时的心路历程
你的世界就是你的心
照亮生命的那道光
学习心疗的实际体会
奇迹之旅
我的心疗康复记录
心疗——眼疾心得
一个肺癌患者的心疗历程
一名心理咨询师的心疗之路
一个严重肺病患者的心疗日记
一位女研究生的心疗笔记
小蓝的心疗日记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一)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二)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三)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四)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五)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六)
晚期乳腺癌转移患者的心声——心疗笔记(七)
重生之路
重生之路 之二
我的心疗记录——在生活中释放烦恼
走出恐惧泥潭
孩子的顽症治了我的心病
心疗让我拨云见日(一)
心疗让我拨云见日(二)
心疗让我拨云见日(三)
心疗让我拨云见日(四)
世界就在我们心中
一位资深忧郁症患者的心疗日记摘选
声明
静萍未曾与任何组织或个人合作,进行商业目的的心疗教学;
心疗义务为大众服务,未曾开办任何收费班和收费项目;
如需转载文章,请申请授权,转载时注明出处,未经作者允许不得删减、修改文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