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甬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潘长甬他是名满天下的大师,一生顺利幸福,四个女儿个个成了名牌大学教授,他一生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晓明杂谈

潘长甬他是名满天下的大师,一生顺利幸福,四个女儿个个成了名牌大学教授,他一生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晓明杂谈

潘长甬
每个人都被他的天才惊呆:
他18岁进美国常春藤大学康奈尔大学,专业是数学,选修物理音乐,五年后进哈佛大学读博士,专业却变成了哲学。
哲学博士毕业后,他回母校康奈尔当讲师,教的专业居然是他本科时辅修的物理!一年后回国到清华大学教书,清华说人才不能浪费,就让他教授物理、数学和心理学三门课!
清华一年后,29岁的他再度赴美,到哈佛大学当了中文系和哲学系讲师。以前教的还以理科为主,现在在更牛的大学里,讲授的却变成了文科内容。
三十三岁时他再度回国,在清华大学同时讲授数学、物理学、中国音韵学、普通语言学、中国现代方言、中国乐谱乐调、西洋音乐欣赏等课程。文科理科艺术课,在国内第一学府清华大学同时开讲,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一起并列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他最年轻。

他会说33种中国方言,精通英、德、法、日、俄、希腊、拉丁等外语,甚至精通这些语言下面的方言。还在读高中时,有一次,他同客人同桌就餐,这些客人恰好来自四面八方,他居然能用8种方言与同桌人交谈。另有一次,二战后,他到法国参加会议,在巴黎车站他对行李员讲巴黎土语,对方听了,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于是感叹:“你回来了啊,现在可不如从前了,巴黎穷了。”
他毕生的主业是语言学,被誉为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还做过美国语言学学会主席。他的第二爱好是音乐,为130多首歌作曲,其中一首,当时风靡全国,后世仍经久不衰,现在仍是经典,歌名叫《教我如何不想他》。中国现代音乐的一代宗师萧友梅把他誉为“中国的舒伯特”。

说到这里,你可能猜到了,我说的是赵元任。他的才华,用今天的话来说,已经突破天际,普通人哪怕用尽洪荒之力,也是望尘莫及。而这些对他来说,似乎并不费力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学习语言,音乐,纯粹是觉得好玩。他还写过一篇好玩的短文,很多中国人可能都知道: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这是篇可以看懂,却不可能听懂的文章,所有的字用拼音写出来,都是”shi”)
要说当年他的影响力,语言学家陈原做了一个总结。“赵元任,赵元任,在我青少年时代,到处都是赵元任的影子。”少年时,他着迷于赵元任翻译的《阿丽思漫游奇境记》(当年,民国很多女孩争相用“阿丽丝”作为自己的名字)。长大了,想学“国语”,就用赵元任的《国语留声片课本》当老师。后来迷上了音乐,迷上了赵元任的音乐朋友萧友梅介绍的贝多芬《欢乐颂》,也迷上了赵元任谱曲并亲自演唱的《教我如何不想她》。

(不仅是学术大师,还是个颜值很高的帅哥)
那个年代,中国涌现了一批历史、哲学、文学等方面的大师,然而,由于特殊年代的原因,这些大师许多最后命运坎坷,晚景凄凉。而赵元任呢,则似乎一直都很顺,幸福圆满地度过了他的一生。他的成就、幸福,和他的性格、家庭有着极大的关系。
一生最怕做官 最重要的是要开心
赵元任的一生,常常被人推荐做各种大小的官。而他,则是尽量推脱。
1931年,清华大学的校长一直没有合适人选。当时赵元任已经离开清华大学,在中央研究院任职。但临时主持清华大学的校务委员会的教授们却时常喜欢聚到赵家开个小会。某一天开会时,有人推荐赵元任出任清华校长。赵元任说:“我若愿意做的话,就不会有罗志希(前任校长)来了。”意思是,1928年他就被提名做清华校长了,但被他拒绝了。后来,赵元任推荐了梅贻琦来做清华大学校长,梅成了清华历史上最成功的校长。

(清华最成功的校长梅贻琦,因赵元任鼎力推荐而上任)
抗日战争胜利后,身在美国的赵元任准备回国,辞了哈佛大学的工作,一切都准备妥当之时,收到了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朱骝先的电报,让他回国后到中央大学出任校长。一贯不愿做官的赵元任自然是竭力推辞,然而朱部长坚称这个职务非他莫属。赵元任两口子在家认真商议后,决定,为了不做这个校长,就暂不回国了。
就这样,赵元任留在了美国,从而避免了后来国内连绵不断的政治斗争。试想,如果他回国了,如果和老朋友陈寅恪一样在1949年选择留在了大陆,他的命运会如何呢?
赵元任先生至少有五次拒绝出任清华大学、东南大学、中央大学这些当时名校的校长。不过,留在美国的赵元任,也没有彻底逃脱做官的命运。他曾在加州大学两次被迫出任系主任,校方甚至说,幸亏你没有回国做校长,我们才能得到一位系主任。

一直有“官运”,除了因为他在学术界名满天下外,也说明了他不是一个书呆子型的人物。他在加州大学,还曾被选入教授评议会做了8年委员。
写到这里,又想到一个趣事。赵元任1938-1941年曾在耶鲁大学任教,耶鲁所在的纽黑文市是个小城,赵元任在小城里开车总是各种违章被罚,连送罚单到家的警察都说不好意思老送罚单过来了。有一次他到教职工俱乐部吃饭出来,车子上又被贴了罚单,还自己觉得莫名其妙呢,说我这次可是一点都没有违章的啊。结果朋友大笑,说你看看你停车的地方。往车尾一看,那里赫然有一块牌子,写着“此处禁止停车”。
人都不是全能的,他大约把精力和才华都放在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上,从而在有些方面比如开车这件事情上表现得特别低能。大概也因为这样,他能把学问做得那么优秀吧。
赵元任在加州大学任职到67岁,退休后又被学校续聘3年,一直干到70岁才不得已退休(按照加州的法律,年满七十后政府不发薪水了)。
不过虽然70正式退休了,却一点也没有闲下来。刚一退休,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就来约稿,理由是你现在退休了,该有空为我们写书了吧。于是他就出了退休后的第一本书《语言与符号系统》(一看就是普通人不感兴趣也看不懂的纯专业书,大概就因为这个他才没有文学家史学家之类出名吧),书出来后好评不断,于是约稿也不断。结果退休后6年内一口气写了五本书。

(邓小平接见赵元任)
大女儿曾问父亲为什么选择了语言学,赵元任告诉她,自己研究语言学是为了“好玩儿”。正因为觉得好玩,才一辈子做得兴致勃勃,才不会被各种俗事所扰吧。

(年轻时觉得好玩翻译的书,一不小心风靡一时)
一辈子都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这种快乐与幸福,可想而知。而多少他的同辈或者晚辈,正是做学问的黄金年代,却只能在牛棚里,劳改农场里度过!
完美的婚姻 能干的太太
赵元任的太太叫做杨步伟。他们两人的婚姻生活最适合用完美来形容。两人1921年结婚,那年赵元任29岁,杨步伟32岁。在一起生活了60年后,1981年3月杨步伟去世,享年92岁。第二年2月,赵元任去世,享年90岁。

杨步伟生于书香世家,16岁时,参加南京旅宁学堂考试,入学考题为《女子读书之益》,她这样写道:“女子者,国民之母也。”那时候还是满清王朝,就有如此女权思想,个性可见一斑。
1912年,时任安徽督军柏文蔚办了所“崇实女子中学”,年仅23岁的杨步伟被请去当了校长,把学校管理得井然有序,她领导学员学纺织、刺绣,学救护,轰轰烈烈,还坐镇指挥平息了一场士兵哗变。
1919年,31岁的杨步伟在日本女医学校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回到国内,和同伴在北京开办了一家森仁医院,自任院长。
显然,这是位非常有个性,非常独立的新女性,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么一个要强的奇女子,在遇上了赵元任后,就放下了手术刀,做了一辈子全职太太呢。

赵元任和杨步伟从相识到结婚,差不多半年时间。用现在的话说,这是闪婚。两人的婚礼极其简单,他们请老朋友胡适还有杨步伟的一个同行朱徵小姐到家里吃饭,饭后,赵元任才微笑着取出一张手写的“结婚文件”,说要朱徵和胡适“签名作证”。

(赵元任和胡适是大学同学,一辈子的好基友)
然后,二人到中山公园自照了多张相片,选了一张,和“结婚通知书”一起寄给亲友,一共寄了400份左右。上面说,他们已经“在1921年6月1日下午三点钟东经百二十度平均太阳标准时在北京自主结婚”。据说,他们是中国第一对博士夫妻。

在两人金婚(结婚50周年)纪念的时候,杨步伟回忆起当年,不无调侃地说,当年结婚不举行仪式,一方面是因为两人都非常个性崇尚自由不喜欢世俗诸多的礼节,还有一方面是怕离婚的时候给证婚人惹麻烦。结果没有想到两个都很要强又个性迥异的人,居然在一起一过就是一辈子。
当然,说杨步伟是做了一辈子全职太太是不完全准确的。她固然放弃了自己医生的职业,但在照顾家庭之余,却一个也没有闲住。
比如,在清华大学时,感觉到学校食堂饭菜太简单,请客吃饭不太方便,她就开了一个“小桥食社”,这是当时北京西直门外第一家请了厨师的餐厅,餐厅开张后异常火爆,原本只是计划作为教授们搭伙的食堂的,结果不仅吸引了大量清华的学生来就餐,而且附近诸如燕京大学之类的师生们也常往这里跑,再到后来,有些北京城内的人请客,也专门跑到当时还属于郊外的清华园“小桥食社”来。
考虑到清华师生进城要坐人力车,极不方便,杨步伟就与几位教授夫人商量筹股办公共汽车。项目得到了银行的支持,在杨步伟的主持下,清华大学此后有了专门的公共汽车。这一时期,她还募款开过一家诊查所,为穷人做计划生育的工作。后因政治原因,诊所关闭,她又跟几位心灵手巧的太太一起共同组织了一个“三太公司”,出售手工作品。
总之,这是个闲不住的人,喜欢给自己揽活。用她自己的话说,一辈子赵元任是处处要省事,而自己则是处处要找麻烦。这两个看似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却是绝配。赵元任怕学术之外的一切麻烦事,可麻烦不可能因为你怕就不来了,但当有了一位不怕麻烦的太太杨步伟时,就不必自己去操心那些麻烦事了。
为此,1973年回国访问,他对周总理介绍自己的太太时深有感触地戏说:“她既是我的内务部长,又是我的外交部长。”
有两件趣事。赵元任因为不愿意做中央大学校长而干脆放弃了回国,他的好朋友,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傅斯年非常不理解,说道,回国不做校长不就行了吗?于是杨步伟就和他辩论了起来,傅斯年说不过杨步伟了,就说什么主意都是你出的,元任若做校长其实就是你做校长,多好。杨回到,就因为这样我才不让他做校长呢,做得好都是你们男人的功劳,背后背骂名的却都是我们女人,我才不要背骂名呢。
1947年11月,在墨西哥一个国际会议上,赵元任遇到了中央大学校长吴有训,吴有训竭力想让赵元任回去代自己做校长,两个人说着说着吴有训就坐到地上去了,赵元任坐在椅子上,而杨步伟则站在两人之间手舞足蹈地加入了争论。一会就吸引了许多华人来围观,就有人问,赵太太你怎么这么厉害,把两个男人都打倒了。还有人问,吴校长你怎么还不起来,是不是赵太太把你打伤了起不来了。虽是个误会和笑话,但充分说明了杨步伟泼辣的个性名声在外。

(在美国,杨步伟照样是风云人物)
即便在美国,杨步伟照样过得丰富多彩。赵元任在学术界是权威,而她,则在教授太太们里是中心人物,碰到什么要张罗的事情,常常是她出头。二战期间,物资紧张,哈佛的一群教授太太们就七嘴八舌说请她来写本书教美国人做中国菜,可以充分利用一些美国人本来不吃扔掉的食物。结果,她真的写了一本出来,每写一道菜谱,她都要在家试做一次,并请哈佛的中国留学生来当试吃员。
这本《中华食谱》 出版后,在美国成了经典畅销书,从这本书一版再版,1945-1966年一共再版了27版,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

(赵元任夫人杨步伟一不小心写出了一部经典)
此外,她还写了 《一个女人的自传》、《杂记赵家》、《中国妇女历代变化史》等,都成了畅销书。
1946年赵杨夫妇的银婚纪念日,证婚人胡适送了他们一首诗《贺银婚》:“蜜蜜甜甜二十年,人人都说好姻缘。新娘欠我香香礼,记得还时要利钱。”
1971年6月1日的金婚纪念日,赵元任夫妇又各写《金婚诗》一首,押胡适《贺银婚》原来的韵。杨步伟:“吵吵争争五十年,人人反说好因缘。元任欠我今生业,颠倒阴阳再团圆。”
赵元任:“阴阳颠倒又团圆,犹似当年蜜蜜甜。男女平权新世纪,同偕造福为人间。”
赵元任对杨步伟的印象是纯真、有趣,而杨步伟则说丈夫“好玩”,于是乎,好玩的人与有趣的人,不但成就了自己,更成全了彼此。
成功的女儿们
赵元任夫妇一共有四个女儿,都非常成功。
大女儿赵如兰,是哈佛大学第一位华裔女教授。
二女儿赵新那,46年回国后一直在国内,是著名化学家。
三女儿赵来思,是赵元任母校康奈尔大学的教授。
四女儿赵小中,麻省理工大学教授。

父母都是高智商的牛人也就罢了,女儿们也都个个成功。这让我们凡人们情何以堪。其实,赵家的四个女儿个个出色,除了可能有父母优秀基因的因素外,父母的言传身教起了很大的作用。
赵元任常说自己做学问,研究语言,是觉得“好玩”。他教育女儿,重点也是一个“玩”字。
儿幼年时,赵元任经常和她们嬉戏玩耍,根据游戏场景随口编成歌儿,谱成曲儿,闹着唱着,玩得不亦乐乎。
赵元任不但教女儿唱歌、弹钢琴,带她们去听音乐会,还善于用音乐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赵家的孩子学英文字母、注音符号,全是跟着爸爸唱歌学会的。
三女儿小时候曾经因为别人说她长得不如小妹好看而生气。赵元任就在三女儿生日那天清早,专门为她演唱了爸爸前一天晚上写好的一首歌,最后一句是:“祝你一年比一年更加美。”三女儿听后,快乐极了。
除了音乐,他还每晚都给女儿读英文小说,一天一段。他喜欢天文,经常拿着手电筒带女儿去看星星,四女赵小中就以天体物理为专业。
我觉得,子女教育,父母才是最重要的老师。赵元任一生最大的爱好是学习,研究,其他事情能推就推,可以想见,平时的赵家,看电视、打麻将的场景应该是不多的,赵元任忙于应酬整晚不在家的日子应该是非常少的,他在家里的多数时间,估计都是拿来读书、写作了,这种家庭的耳濡目染,对孩子的成长可能起了最大的作用。他这么一位世界级的大教授,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那么多时间,而我们许多普通人,还有什么理由以自己太忙为借口,把孩子的教育全部指望给学校和老师呢?
赵元任的一生,满是传奇,他是那一代大师中活得最开心、最真实的,他的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女儿们个个成功。我们普通人没有他那样超人的天赋做不了大师,那么,我们能不能从他的身上学到点东西,做一个开心的人,成功的父母呢?

据说这是世界文明进程中影响力最被低估的一场战争
历史探秘:外蒙古,我们是如何失去了你
绝望与希望(绝望篇)
同治陕甘回乱 那一场死亡2000万人的民族大屠杀
还原历史 讲述一个真实立体的袁世凯(一)

K7370次列车是从图们驶往营口的空调快速列车,全程1026公里,运行时间18小时1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