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甬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潘长甬以史为鉴:迄今为止三家被接管险企的同与不同,安邦的命运会如何?-保险文化

潘长甬以史为鉴:迄今为止三家被接管险企的同与不同,安邦的命运会如何?-保险文化

潘长甬
日前,安邦保险集团被保监会接管的消息在业内外掀起巨浪。在公司治理层面,保险公司高管或有战战兢兢之感,其下属各级管理人员以至于保险营销人员,或都将受到不小的心理冲击。而普通消费者也少不了要为自己的保障计划担心。
虽然此前已有中华联合保险和新华人寿两家保险公司被接管的案例,但都是由保监会指定机构(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公司)来负责接管,此次保监会直接接管“史无前例”。由此,我们不禁要问,安邦集团被接管与前两例有何不同,其未来发展路径是否有章可循?
据此,我们将通过重点回顾中华联合保险被接管的案例,进行比较研究,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被接管的直接原因与根本原因
根据《保险法》第144条,在两种情形下,保监会可以对保险公司实施接管。
一是公司偿付能力严重不足。以中华联合保险为代表,2007年中华联合保险巨额亏损64亿元,导致偿付能力严重不足。
二是违法经营,危及公司偿付能力。具体指违反《保险法》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可能严重危及或者已经严重危及公司的偿付能力。以新华人寿和安邦集团为代表,2006年保监会调查称新华人寿原董事长关国亮挪用巨额公司资金,8年间共挪用公司资金130亿元;后检方指控其涉嫌职务侵占300万元,挪用资金2.6亿元。2018年2月保监会公告称,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由此可知三家保险公司被接管的直接原因:中华联合保险是因巨额亏损导致偿付能力不足,新华人寿是原董事长挪用公司资金和涉嫌职务侵占,安邦集团则是原董事长涉嫌经济犯罪。
实际上,这两种情形背后更根本原因的还是公司治理问题。据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任建国回忆,“中华联合保险当年的风险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公司经营方针和发展战略不合理,治理结构不完善,股东大会、董事会未能充分履行职责,总公司对分公司管理失控,关键岗位用人不当等原因造成的。”
保险接管的原因归根结底还在于偿付能力。偿付能力不足往往是由违法经营所导致,其中又以险资运用问题最为严重。在这一点上,此前的新华人寿与当前的安邦集团颇为相似。而细究中华联合保险巨额亏损的原因,表面上是作风激进,扩张过度,实际上依旧存在险资运用问题。
第二个问题——接管方式和工作组职责
接管分为行政接管和市场接管。保监会对安邦集团的接管在方式上与前两个案例不同,采用的是行政接管,即成立由31人组成的接管工作组进驻安邦集团,全权行使安邦集团三会一层职责。
“从接管之日起,你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停止履行职责,相关职能全部由接管工作组承担;接管工作组组长行使你公司法定代表人职责,接管工作组行使你公司经营管理权。你公司所有资金往来、资产买卖、信息发布、除传统保险业务外的合同签订等行为,均需经接管工作组同意。”
而前两个案例采用的是市场接管,即通过保险保障基金以市场价购买股份实现控股,并在公司恢复正常经营后转移股份。
在方式上,行政接管是接管工作组代为行使三会一层职责,属于行使行政管理权力;而市场接管则是通过控股成立新的三会一层,属于行使股东权利。从这个角度来看,行政接管是为人作嫁,因此接管期间相对较短,一般暂定1年,如届期未达预定目标,可再延期1年,最多不超过2年。安邦集团即是如此。
而市场接管的期限则无硬性规定。保监会通过保险保障基金控股新华人寿达4年、控股中华联合保险4年。
由于接管方式的不同,负责接管安邦集团的工作组职责属于行政干预,而此前两个案例则是公司治理。因此,安邦集团的工作组职责属于公开的秘密。
实际上,保险公司被接管后,接管工作的核心就是风险化解方案。在安邦集团,接管工作组职责主要有七项,其中的第四项、第五项明确:“清查安邦集团资产和负债”“控制安邦集团风险,提出风险化解方案。”
第三个问题——风险化解方案的具体措施
风险化解方案可以说是保险接管的核心工作内容。从目标上来看,安邦集团最终要实现的核心目标是股权重组和正常经营。在这两个层面,中华联合保险的接管工作都是前车之鉴。据任建国回忆,在中华联合保险接管工作中,风险化解方案提出了分三步走的渐进式管理救助措施。
“三箭齐发,张弛有度。为防范化解中华联合保险风险,保险保障基金采取了股份托管,重建治理结构;注资引战,化解偿付能力风险;科学规划,促进长期健康发展的治理方式。”
一是股份托管,重建治理结构。2010年4月,保险保障基金受托管理中华控股75.13%股份,代行股东权利;同年8月,改选董事会,新聘管理层,组建规范的治理结构,推动公司转换经营机制。截至2011年末托管结束,中华联合保险财险保费收入209.5亿元,利润总额23亿元,较其2009年末托管前的194.5亿元和-9.3亿元,出现明显改善。
二是注资引战,化解偿付能力风险。2012年3月,保险保障基金向中华联合保险注资60亿元,同时加快推动其市场化重组。2012年9月,中华联合保险引入战略投资者东方资产注资78.1亿元,妥善解决了偿付能力不足问题。截至2012年末,中华联合保险财险保费收入达到245.6亿元,利润总额27.9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超过160%,到达保监会充足Ⅱ类标准。
三是科学规划,促进长期健康发展。保险保障基金公司积极协助大股东、管理层制定新时期发展规划。中华联合保险财险启动“卓越工程战略”,提出保费增速、承保利润率双超行业的增长目标。中华联合保险5年规划出台,提出恢复寿险,加强投资,做实控股,争取实现3年内整体上市的战略目标。目前,中华联合保险综合保险金融服务平台基本成型。
在这一点上,三家被接管的保险公司目标一致,都需要通过股权重组重塑公司治理,并且推动公司平稳过渡实现正常经营。因此可以预测,安邦集团接管工作组的风险化解方案的重点工作就在于遴选优质股东,实现股权重组。
第四个问题——接管结束与保险公司命运
安邦集团接管结束取决于接管工作能否达到预期效果,分两种情况:
一是接管工作达到预期效果,主动结束。接管期满时,如果公司经营基本稳定、相关资产处置基本完成、主要战略股东完成注资,报保监会批准后可结束接管。
二是接管工作未达预期,被动结束。即如果2年期满接管目标仍未完成,经营仍未改善,报保监会批准后可以结束接管,依法采取其他监管措施。
可以说,安邦集团接管工作能否顺利达成目标,还在于股权重组能否顺利完成。
在中华联合保险案例上,据任建国回忆,保险保障基金实现接管目标后即择机退出,并对新引进投资人提出相关要求。
“保险保障基金公司从一开始就确立了投资人遴选三项原则:具备良好的市场信誉和口碑,能够做到依法合规;具备持续出资的能力;能够提供技术、管理、资源支持,促进公司长期稳健发展。基于上述要求和原则,保险保障基金公司在公开挂牌时明确了受让方资格条件,即在符合保险监管规定基础上,需要同时满足最近三年持续盈利,最近一年末净资产不低于100亿元和50亿元的要求。”
然而,由于接管方式不同,股权结构不同,安邦集团要实现股权重组的难度相对更大。一是此前两个案例采用市场接管,都有保险保障基金兜底,而安邦集团则是行政接管;二是安邦集团股权结构和资产配置都相对复杂,处置难度自然更大,资本敢不敢接手也是难说。只是在股权结构上,保监会的态度是保持其民营性质不变,至于最终命运如何,还不得而知。
当然,此前两个接管案例都取得了良好成效。
新华人寿接管结束后成功上市。2007年5-7月保监会首次通过保险保障基金控股新华人寿,以6元/股的市场价买入约4.6亿股,占新华人寿股权的38.8%,位居第一大股东。2011年9月保险保障基金以8.7元/股的价格将新华人寿股权整体转让给中央汇金公司,获利12.4亿元。2011年12月新华人寿成功在港交所和上交所同步上市。
中华联合保险完成注资扩股。2009年3月保监会向中华联合保险派驻加强内控小组,5月中华联合保险第一大股东建设兵团(持股61%)正式将手中股权交由保监会托管。2011年12月,保监会正式介入,通过保险保障基金控股中华联合保险,持有约8.6亿股,持股比例为57.4%。
2012年3月,保险保障基金通过注资扩股增持60亿元(注册资本从15亿元升至75亿元),持股比例升至91.5%,而第二大股东仅持股2%。2012年12月,中华联合保险对外宣布公司重组完成,东方资管以债转股方式注资78.1亿(注资后注册资本达145亿元),持股比例为51%,成为第一大股东。保险保障基金退居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4.8%。2016年1月,保险保障基金公司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卖出中华联合保险60亿股股份,成交总价144.05亿元,持股比例降至5.6%。
第五个问题——未来类似偿付危机可否依例处置?
此次保监会对于安邦集团虽然是行政接管,却引发了业界对保险保障基金管理的关注。
一般认为,行政接管重在管理支持,而市场接管重在财务支持。因此,对安邦集团采取行政接管背后,可能有安邦集团资产规模还未认定,相关资产处置还需要过程的客观原因,是否偿付能力不足还难以认定。如果经过资产处置和相关审计后,安邦集团确实已资不抵债,则极有可能会采取引进投资人的方式提供财务支持。届时,保险保障基金极可能身先士卒,当然也可能是太平洋保险。
对于接管救助方式,任建国也表示:
“现有救助方式之间不是相互孤立,而是相互转化的关系。例如,保险保障基金对保险公司采取了整顿、接管或托管等管理救助措施,但是未能化解风险,则可转而采取财务救助方式开展保单持有人和保单受让公司的救助工作;在采取股权救助方式过程中,可以综合采取先托管、再进行注资或股份重组等措施。”
而鉴于当前中国保险业运行处于特殊时期,在保险保障基金管理方面,目前也已经有相关专家学者提出的新的意见,以促进保险保障基金发挥救助作用。比如,有人建议,除财务救助外,应该探索流动性救助保险公司的实现路径。流动性救助是指动用保险保障基金,以提供借款、购买保险公司债券等途径对出现流动性问题的保险公司提供短期债权支持的方式进行风险救助。
任建国也认为:“如果保险公司因为系统性风险,或者因为实施风险处置等原因出现暂时的流动性困难,无法满足正常退保和保险理赔的现金要求;不采取进一步措施会加剧保险公司风险,并且这种风险足以引发大规模的金融风险或影响社会稳定。此时,如果保险公司未来具有还本付息的能力,并且有明确的资金使用方案和计划,资金的用途合法合规,就可以考虑动用保险保障基金对其进行流动性救助,从而化解风险,维护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

K7370次列车是从图们驶往营口的空调快速列车,全程1026公里,运行时间18小时1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