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甬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潘长甬他,考场失意,情场又如何呢?-翰林赏书

潘长甬他,考场失意,情场又如何呢?-翰林赏书

潘长甬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关注翰林赏书

公元2016年夏月,夜。
虫鸣啾啾,凉风习习。屋内一人,正运腕挥毫。片刻,一幅作品展现在他面前: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落款:岁次丙申年夏,张永明书。
江枫渔火对愁眠。他,因何而彻夜难眠?
时光倒流。
公元750年夏月。
在一间宛若蒸笼的狭小空间内,一位年青的考生同样也在奋笔疾书。
张继,一个大才子,连续考中秀才,举人。这次,所有人都相信他这次也一定能够金榜题名。
张继也这么认为。
张继的初恋情人更是这么认为。
为爱赶考
当从宦海退隐的王员外要女儿晓薇嫁给从小指腹为婚的李大将军的公子时,一向乖巧听话的晓薇却极力反对,甚至手撕婚约。因为她爱张继,爱得死去活来。
张继?王员外一脸的茫然,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派人打听之后,得知却原来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读书人,门不当户不对,王员外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是棒打鸳鸯散了。
然而,在女儿以死相逼之下,王员外最后做了妥协,因为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晓薇也做了妥协,因为她只有一个父亲。妥协的结果是:只要张继这次能够金榜题名,她可以嫁给他,否则就嫁给李公子。
晓薇没有理由觉得他不能高中,所以当她把父亲已经答应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告诉张继的时候,她是一脸的兴奋和惊奇,甚至忘了告诉张继他们在一起的条件。
直到离别的这天,张继准备踏上长安赶考的时候,晓薇才不经意地说出他一定要高中。。。
一朝落榜
经过三天三夜的奋战,张继终于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漫长与难熬的期待,因为这次考试不光关系到他的前程,还有爱情。多愁善感的张继,除了期待,还是期待,内心隐隐升起一丝忧虑与焦灼。
终于,放榜了。
张继起了个大早,两脚生风,恨不得一步跨到榜前。榜前已经围了好多人,张继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扒开人群,挤到前面,心跳开始加速。
第一列,没有。
第二列,也没有。
第三列,他看到一个“张”字,心中咯噔一下,马上又失望了。因为“张”字下面的不是“继”,而是“绩”!
整个第一榜都看完了,没有他的名字。张继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紧接着他又更加仔细地搜寻第二榜和第三榜,生怕漏掉自己的名字。
很快,不详的预感马上应验!三榜都没有他的名字,他落榜了。
张继不相信,自己怎么会落榜?
是不是看漏了?张继怀着侥幸的心理又看了一遍,仍然没有!
是不是考官弄错了?把“继”写成了“绩”?正当张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思索时,一声刺穿张继耳膜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声浇灭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
“我张绩终于中了!终于中了!”一个年近50的老书生手舞足蹈地大叫起来。
他真的落榜了!
苍天弄人?那一刻,张继心里的悲伤如潮水般的涌来。
几家欢乐几家愁。人群散去,张继也该离开了。
步伐从来没有如此沉重,长安热闹依旧,越热闹越寂寞,热闹的是长安,寂寞的是张继。
原本以为可以“一日看尽长安花”,原本以为可以在琼林宴上把酒言欢,原本以为可以高头大马,衣锦还乡,原本以为。。。
然而这一切都已成为泡影,恍如隔世。
长安,一个已经不再属于他的城市,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待下去。
当天夜晚,别人在为高中大肆庆祝,张继只能默默地蜷缩在客栈里,没有人陪他,没有人为他排解心中的悲苦。
这一夜,注定有他这么一个孤独的灵魂。他一个人,拿着酒壶,一口一口的灌进嘴里,喝下去的是酒,流出来的是泪。
他想回家,更想见自己的心上人,但他没脸回家,更没脸见他的心上人。他决定离开长安,离开这个令他伤心的城市。
他决定去天堂。
痛定思痛
苏州人民应该庆幸,因为张继来了。因为张继来了,成就了一座桥,成就了一座寺。
此桥曰:枫桥。
此寺曰:寒山寺。
如果不是张继,枫桥也就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座石拱桥,寒山寺也不会跻身到中国四大名寺之列。
寒山寺,原本不叫寒山寺。只是一座普通的叫不上名的小寺庙。后来来了一位叫寒山的僧人,人们才管这座寺叫寒山寺。
直到张继来到苏州,直到他写下了那首千古绝唱,寒山寺的命运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此,寒山寺开始络绎不绝,开始香烟缭绕,直到现在依然有很多学子去寒山寺烧香,祈祷自己考上理想的大学。
话说张继来到了苏州,在枫江边租了一条乌逢船,顺江漂流,企图用沿途的美景来冲淡心中的愁苦。
时令已经是中秋,时刻已经是月上柳梢头,落魄江湖载酒行的张继被一阵凉风袭来,一阵悲苦愁思涌上心头。
他在想,要是自己高中了,现在会是什么情形?
他在想,天涯共此时,和自己隔了千山万水的晓薇她又在干什么呢?她一直在等我回去,可我去辜负了她。
枫江之上有枫桥。小船在枫桥边上荡漾。夜,已深沉。
然而,这一夜对张继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整个世界就剩下张继一个人了。天地万物都已经入睡。已经看不见江边枫树火红的叶子,枫树也已经入睡。枫江也似乎睡着了,停止了流淌。枫桥下的乌逢船也泊在水中一动也不动了,它也睡了。只有张继一个人醒着,夜越深,越清醒,陪伴他的只有一盏永远也不需要睡眠的孤灯。
无边无际的夜,无边无际的寂静,无边无际的悲伤,无边无际的独孤。
现在应该是什么时候了呢?我看见月亮已经西斜了,我听见乌鸦凄凉的啼声,寒意一阵接一阵,想必已经霜华满天了吧。
前方星星点点的灯光是什么呢?是渔火吧。都快到半夜了,为什么渔火还在闪烁呢?难道船上住着一个和我一样无法入睡的游子?
这时候,不远处的寺庙里传来了钟声。
这钟声,划破寂静的夜空,直抵张继心灵深处最柔软的一隅。
这钟声,传到张继的耳朵里如同天籁,如同灵魂之音。
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这奇特壮观的钟声占据了,这钟声又仿佛只为他一个人而鸣。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在深夜里,伫立在船头。
张继被寒山寺的钟声彻底震撼了,于是情不能已地脱口吟道: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吟毕,两行泪水悄然滑落。
我们感谢,感谢考官大人没有录取张继。
我们感谢,感谢张继来到了苏州。
我们感谢,感谢这次伟大的失眠。
否则,中国的诗坛就少了一首千古好诗。
第二天,张继离开了苏州,他又去了长安,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从头再来。
望穿秋水
她,是一个为爱而执着的女子。
她日日夜夜地盼望着情郎早日归来。哪怕什么也没有考取,只要人回来就可以了。
可是她望断了秋水,也不见他的踪影。
爱情,对她来说就是一场遥遥无期的等待吗?
很多年前,有一个叫尾生的男子,把等待等成了一声潮湿的叹息: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尾生在桥下看着水一寸一寸地没过他的膝盖,没过他的胸口,没过他的眼睛,最终也没过了他的等待。没有人知道那个女子是谁,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等那个女子,也没有人知道在被淹没前的那一个瞬间,尾生想过些什么。
或许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我们只知道那个叫尾生的男子一直在桥下站着,等着,等着,站着,安静地如同一棵树。
我们只知道因为他的等待而写入书中的二十二个字,水气弥漫的二十二个字,无奈怅惘的二十二个字。
现在,晓薇成了尾生,在爱的人杳无音讯的日子里,她除了等待别无选择。
也许遇见他就是一个错,也许爱上他是错上加错,但是我愿意为爱一直错下去。可是我要等多久呢?等多久他才会回来?
物是人非
公元753年,也即天宝十二年,张继终于进士及第。
而那个为爱等待的女子——王晓薇——却没有等到这一天,她遵守父女之约嫁给了那位指腹为婚的李公子。
End
上一篇:《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特别说明:
1. 以上故事并非正史,请勿较真。
2.如您对翰林赏书的文章感兴趣,敬请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翰林赏书,更多精彩文章与您分享。也请您多多转发,谢谢。

K7370次列车是从图们驶往营口的空调快速列车,全程1026公里,运行时间18小时12分。